不信謠不傳謠 講文明樹(shù)新風(fēng) 網(wǎng)絡(luò )安全
首頁(yè) 文化 當代文化 文學(xué)

我的大表哥

2024-02-02 08:54 來(lái)源: 駐馬店網(wǎng) 責任編輯:石新宇
發(fā)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訂閱《駐馬店手機報》,每天1毛錢(qián),無(wú)GPRS流量費。

我的大表哥

石新宇


2023年12月26日,大表哥鄭世俊因病在武漢去世,享年70歲。次日我和妻趕到武漢,送大表哥最后一程。

大表哥長(cháng)我16歲,我和他是雙重親戚。他是我大姨的長(cháng)子,也是我奶奶的娘家侄孫,他的爺爺是我奶奶的二哥。奶奶的娘家在社旗縣城中心街火神廟南五六十米,院子很大,是奶奶的父親買(mǎi)下的。大表哥在這個(gè)院子里長(cháng)大,他生下來(lái)就是妥妥的帥哥。每逢過(guò)年,縣城里舉辦民間文藝表演,“背閣”是必有的項目?!氨抽w”就是把長(cháng)得好看的小男孩打扮成戲臺上的武將,由大人背著(zhù)或者抬著(zhù)在街上來(lái)回走,小男孩則需要揮動(dòng)手里的馬鞭或者長(cháng)槍。大表哥從三歲開(kāi)始就被選中,直到六七歲身體重了大人背不動(dòng)了才“息影”。那一天表演時(shí)間長(cháng),大表哥竟然睡著(zhù)了,在街邊看表演的大姨發(fā)現后,擔心他摔下來(lái),就喊他的名字。其他人很快明白那個(gè)小帥哥是大姨的兒子,紛紛向大姨投去羨慕的眼光。

高中畢業(yè)后,大表哥被七機部招到四川工作,后來(lái)單位搬到了武漢龜山腳下,與黃鶴樓隔江相望。大表嫂也是社旗縣城人,她和大表姐在一家單位做臨時(shí)工時(shí)相識。大表姐帶她到家里玩,她一眼看上大表哥,大表哥對她也頗有好感。后來(lái)她到南陽(yáng)卷煙廠(chǎng)工作,大表哥遠在四川,兩人聯(lián)系不斷。大表哥一米八的身高,又那么帥,追求者自然很多,但最終還是和大表嫂結為夫妻。那是1980年,大表哥的單位已經(jīng)搬到武漢。大表哥的一個(gè)同事是南陽(yáng)人,想調回南陽(yáng)工作。大表哥婚后不久,經(jīng)協(xié)調那人調到南陽(yáng),大表嫂則調入大表哥的單位,這樣夫妻團聚了。

大表哥婚前,大姨翻修了家里的老宅,接下來(lái)的兩年像是惹了火神一般連續出事。先是在南陽(yáng)工作的二表伯(即我的大姨夫,因為他是奶奶的侄子,又比我父親大,我稱(chēng)呼他“表伯”)被電焊槍噴出的火燒傷了腿,后來(lái)在社旗縣酒廠(chǎng)工作的二表哥被鍋爐里竄出的火苗燒傷了胳膊。大表哥在武漢住的是平房,那天晚飯后家里來(lái)了客人,大表哥用煤油爐燒水,不知怎么地火苗突然竄出很高,平房被點(diǎn)燃。大表嫂跑了出去,大姨和大表哥一歲多的女兒琳琳均被燒傷。大表哥拼命救火,身體大面積被燒傷,好在沒(méi)有毀容,那一年大表哥28歲。單位領(lǐng)導很關(guān)心大表哥,按工傷救治,包括大姨和琳琳的醫療費用,全部由單位承擔。大表哥的胸部腹部需要大面積植皮,醫療費總共花去4萬(wàn)多元。那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初,若不是單位伸出援手,誰(shuí)能掏起這個(gè)錢(qián)?大表哥是不幸的也是幸運的,生命力也很頑強,比他傷勢輕的年輕人都沒(méi)能搶救過(guò)來(lái),大表哥的命保住了。

那時(shí)我母親在社旗縣城工作,我在社旗上初中,家和大姨家一個(gè)院子。大表哥傷好后回社旗,我和他一起去洗澡,看到他身上的傷疤,禁不住掉淚。大表哥很開(kāi)朗,聲音宏亮說(shuō)話(huà)幽默,看到我掉淚,他笑話(huà)我像個(gè)小姑娘。那時(shí)我還不到13歲,本以為植皮就是將一整塊皮貼上去,豈不知是一小塊一小塊貼上去的,每一塊只有指甲蓋大小,大表哥的身上真的是慘不忍睹。那一段時(shí)間,大表哥對我講了很多我小時(shí)候的事,比如我剛會(huì )走路的時(shí)候,母親帶我到大姨家去,我不愿意呆在院子里,總是鬧著(zhù)讓大表哥抱我去火神廟和附近的山陜會(huì )館去玩,一玩就是一晌。大表哥打趣地說(shuō),他自己還想玩呢,抱著(zhù)我真是煩透了。我寫(xiě)作文,本不想讓別人看,卻愿意讓大表哥看。那天我在院子里寫(xiě)作文,大表哥看了看,說(shuō)我憑想象胡寫(xiě),冬天哪里有燕子?春節怎么有月亮?我覺(jué)得大表哥和藹可親。

印象中我與大表哥只見(jiàn)過(guò)十來(lái)次面。我在鄭州大學(xué)上學(xué)時(shí),大姨生病住在大表姐家,大表哥去看望大姨,我見(jiàn)到過(guò)他。我和小表姐都在駐馬店工作,他到駐馬店來(lái),我見(jiàn)過(guò)他幾次。二十年前,報社組織編輯記者到武漢晚報社考察學(xué)習,我特意去看望大表哥,那一夜我們一直聊到天亮。

幾年前,大表哥得了直腸癌,做大手術(shù)花去百十萬(wàn)元。他沒(méi)有那么多錢(qián),好在女兒女婿孝順。女婿做生意發(fā)了大財,說(shuō)花多少錢(qián)都不用他操心。最近一年,大表哥病情惡化,醫生多次下病危通知,大表嫂和女兒女婿擔心有不測,提前為他過(guò)了七十大壽。大表哥知道自己的病情,表現得很平靜,還認真地和家人商量他的后事,這讓我很佩服。他的生命力真的很強,因為病痛折磨得非常難受,醫生用藥讓他昏迷,但他的心臟仍然頑強地跳動(dòng)。醫生說(shuō),他能活到12月份,是個(gè)奇跡。

躺在水晶棺里的大表哥骨瘦如柴,完全沒(méi)有了在世時(shí)的風(fēng)采,但英俊的面容仍然依稀可見(jiàn)。次日要出殯,晚上要守夜。我的身體不允許熬夜,但還是留下來(lái)守大表哥最后一夜。凌晨三時(shí),我站在水晶棺旁邊,再一次看大表哥清瘦的臉龐,想起我和大表哥聊天時(shí)的情景,想起他的風(fēng)趣豁達,想起再有幾個(gè)小時(shí)他將被埋入地下,我的心里一陣陣難過(guò)。

武漢的風(fēng)俗,夫妻一方去世,另一方不能去送葬。葬禮結束后,我去看望大表嫂,她的雙眼紅腫,顯然多次哭過(guò)。我和其他幾名親戚都安慰她,不想她又哭了。我上大學(xué)那年,剛好大表嫂到駐馬店看望大姨,那時(shí)我家已經(jīng)搬到駐馬店,生活相當困難。大表嫂聽(tīng)說(shuō)我考上了大學(xué),很高興,為我打了一個(gè)毛褲,到現在我還記著(zhù)呢。我見(jiàn)她又哭了,便把話(huà)題扯開(kāi),總算有些作用。

我在大姨家那個(gè)院子里生活三年,院子里的幾戶(hù)人家基本都是奶奶的娘家人,這些年有多人離世,包括我的一個(gè)表弟,如今大表哥也去了。逝者長(cháng)已矣,活著(zhù)的人還得好好活著(zhù)。我想,應該學(xué)習大表哥的豁達樂(lè )觀(guān),什么時(shí)候都要保持平和的心態(tài),這才算是領(lǐng)悟到了生命的意義,才算是活明白了。

責任編輯:石新宇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點(diǎn)贊

  • 高興

  • 羨慕

  • 憤怒

  • 震驚

  • 難過(guò)

  • 流淚

  • 無(wú)奈

  • 槍稿

  • 標題黨

版權聲明:

1.凡本網(wǎng)注明“來(lái)源:駐馬店網(wǎng)”的所有作品,均為本網(wǎng)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,未經(jīng)本網(wǎng)書(shū)面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(jīng)本網(wǎng)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(lái)源:駐馬店網(wǎng)”。任何組織、平臺和個(gè)人,不得侵犯本網(wǎng)應有權益,否則,一經(jīng)發(fā)現,本網(wǎng)將授權常年法律顧問(wèn)予以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。

駐馬店日報報業(yè)集團法律顧問(wèn)單位:上海市匯業(yè)(武漢)律師事務(wù)所

首席法律顧問(wèn):馮程斌律師

2.凡本網(wǎng)注明“來(lái)源:XXX(非駐馬店網(wǎng)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(wǎng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和對其真實(shí)性負責。如其他個(gè)人、媒體、網(wǎng)站、團體從本網(wǎng)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(wǎng)站注明的“稿件來(lái)源”,并自負相關(guān)法律責任,否則本網(wǎng)將追究其相關(guān)法律責任。

3.如果您發(fā)現本網(wǎng)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(chǎn)權的作品,請與我們取得聯(lián)系,我們會(huì )及時(shí)修改或刪除。

返回首頁(yè)
相關(guān)新聞
返回頂部